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aphelia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忆幼时二三趣事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其它  创建于:2016-12-01 被查看:974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我呢,和中国大多数60后一样, 小时候家境很不好,只是相对稳定一些... 为什么是相对?因为我们家是当时比较少的国共合作家庭,当年国共合作时的主要特征常常能显现在我们家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充斥的生活里,反正就是事儿多、麻烦多就是了。

  那时,我是个淘气包呢! 呵呵...

  我很小就记事了,大概是三岁左右的时候, 曾经拿着《人民日报》,装模作样地坐在外婆家门口的最高一级楼梯上,给楼上的六,七个2--6岁的小朋友开会,念报纸上的社论! 那些比我或大或小的毛头们依次坐在我下面的楼梯上,很是崇拜地仰头看着我摇头晃脑地举着报纸念念有词,那画面太美,一时传为大人们的笑谈...而我也很是让小朋友追随了一阵...  
 
  四岁的时候,妈妈给我剃了光头,说是好长头发,这一剃就是一年。小朋友每每看到我光亮的脑壳就发笑,我倒是很不以为然。当时最让我醉心的事情,是爬到二楼阳台栏杆外面给小朋友做"飞檐走壁"示范---嗯,自然是从栏杆空档挤出,一只手臂紧搂栏杆,腾出其他手脚做pose,从楼下看来貌似悬空。那时的我,听着脚下一阵阵惊叫声,好不得意。

  为此,受到极度惊吓的老妈关了我几个月的禁闭。就是说,不许去上幼稚园,只能被锁在家里...(为什么要采用关禁闭的措施?老爸老妈绝口不再提,我想破脑壳也不得其解,遂成悬案一桩)

  不过,那次禁闭倒是让我认识了更多的字,看了不少书---因为,空荡荡的客厅里、最显眼的、能被我这个淘气包一眼就看到的,是桌子上放着的新华字典和几本科普书。比如《汽车,火车和轮船》,《小水滴的故事》等等。老爸之前教过我用字典,于是,在每个工作日漫长的八小时之内里,我读完、读熟了那些插画书。虽然只认得字,道理看不大懂,但被我翻得熟透的科普书还是在我的心里埋下了爱科学的种子...只是最终它们发出的萌芽,被我性格里的懒妹妹掐死了...唉唉唉,捂脸飘走...
 
  像我这种总惹出事端,让父母提心吊胆的孩子,只能是早点送到学校去受教育.所以五岁半的时候,老妈费了老大的周折,把我送到大院旁的小学去插班——那学校只接受满七周岁的学生...记得插班那天下大雪,班主任老师送我进教室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优雅美丽的女老师正在教小朋友们唱歌,歌名叫《批林批孔》。我扭捏地扭来扭去地站在讲台上做了几句自我介绍后,就被安排在第一排那个预留的座位上。同桌是个姓何的白净小胖纸,唱歌的时候会一只胳膊撑在桌上,另一只胳膊垂在体侧并且手指紧拽衣角,盯着黑板,梗着脖子,扯着喉咙,唱得全心全意。他那种敬业样儿,让我这个才解除了禁闭、没胆儿出声的黄毛小瘦子自觉惭愧,由是更没了胆儿。那歌词我现在还记得:批林批孔,批林批孔!叛徒林彪,孔老二,都是坏东西!嘴上讲仁义,肚里藏诡计!鼓吹克己复礼,一心想复辟!红小兵 齐上阵,大家都来狠狠批!红小兵 齐上阵,大家都来狠狠批!嘿!... 唉唉唉,我上学的第一天啊...

   虽然插班,好在课程简单,识字又早,没怎么费劲就总得奖状...和每个孩子一样,我喜欢画画, 尤其是色彩,之前就在愿意闷在家里涂鸦。3年级时水粉美术课换了个中央美院毕业的据说是个右派的“三好”老师:画得好、脾气好、长得好(现在的语言叫做温柔帅大叔),全年级同学的大爱啊!那两年跟着老师,闷头画画,乖了很多。9岁时曾经画出过让西安的专业美工师赞叹的风景画作品...那个美工师想教我画画,但家境不允许...只好做罢... 

   后来有一阵儿又想学手风琴 ,又因为同样的原因,也没成...倒是拿了几次全市小学生数学竞赛的第一名...
 
   和其他姊妹相较,我更像成都人,无师自通地给自己创造条件享受安逸。说起来,打小我就是个胸无大志的人。好吧,事实是,我的资质实在是没有其他弟兄姊妹们高,不得不选择另辟他径...当全国人民被徐迟先生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所激励,全民学习数理化,将陈景润老师当作时代精神榜样崇拜和追随的时候,我躲在家里,眼冒星星地围着出身几世书香的外婆转。无他,盖因老太太手巧耳。外婆裁剪缝制的衣服和绣品,精美时髦,当年一直是很多亲友求着的相亲或婚嫁用上品。我那时立下了志愿,长大开个裁缝铺子,做个能够自己设计服装样式的裁缝。这志愿让我快乐地度过了初中和高中生活...当然,这种离经叛道的念想, 最终注定被崇拜陈老师的班主任和老妈携手掐灭了...

   人家是被逼上梁山,我是被逼上数学系...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今日整理邮件,忆起幼时趣事,记之。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grandpahung
107岁,加州
评论于:2016-12-03 00:55:42  [评论]
非常难得的回忆。小孩子要上这种课是非常的使人伤心的。
 
更多"其它"类日记
I AM ENOUGHcrossvirus
打不破的四大天规深秋寒梅
恻隐之心深秋寒梅
痴恋的女人们深秋寒梅
《十八岁之前就没有投票权吗?》James_Rock
手纸Ftacy
无题雨过天天晴
Rhizoma Curcumae小风禅悦
Stopping by Woods on a Snowy Eveningcrossvirus
妙趣横生的中国文字深秋寒梅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